本篇文章引用自此[按我]

篤信天主教的母親跟著外公回到Yamanashi

那是外公的老家

就在祖先牌位前她雙手合十

在家傳佛教真宗大谷派的寺院內

血脈相連的認同已超越信仰的分歧

第一次飛越太平洋的旅程  她說要完成外公的心願

回到祖國日本  與Yamanashi老家的親友見一面!

untitled2.jpg   

 

 二次大戰後  外祖父與他的雙胞胎弟弟因父執輩都為了戰爭死在台灣、葬在台灣

再加上自己也都娶了台灣女子為妻  所以最後他倆也選擇留在台灣 

為了想在戰後仇日的台灣中求生也為免於遭人喊打的窘境    雙雙改漢姓

兩人在新竹山區說中文學客語  當起了國小老師   鮮少對外提起自己是日本人的事實 

日本的血統成為當時想在台灣生存的毒藥   日本的國籍也成為公務系統中必須優先放棄的條件

看不見的社會力帶來無形的壓迫   

一直到他倆從公職退休後  才又回復真實姓名 

兩個老人共同商議  要帶著兒孫全家把姓改回來

他們依然喜愛台灣的土地  更希望兒孫別忘本  要兒孫知道回家的路在哪裡 

 

兩位阿公回到Yamanashi  找著回家的路 

領著路回到"老家"  印入眼簾的是木門灰瓦和白牆

untitled1.jpg 

有如白鶴展翅的家徽就刻在屋簷末端

untitled.jpg 

 一個武士階級才配擁有的家徽  就出現在Yamanashi老家屋頂的一角

日本的親友說  老家已經相傳15代  這是自己的土地

長男繼承祖業  留守老家  有文字記載可追溯的家族史長達450年

他說他們是真真實實的存在

然而歷史多麼無情

到了母親這一代   當回到日本  已無法使用流利的日語與親族溝通

回到Yamanashi的老家  親情溢於言表  只能深藏心中。

我問母親妳的認同是什麼? 她無法清楚回答  只焦慮著無法與日本親友溝通

反問我  怎樣才能說自己是不是日本人呢?

 

住在曾經被許多國家統治過的台灣,該有什麼樣的認同?

誰能享有單一血統的認同?

有人不具日本血統  卻極度哈日對日本有強烈歸屬

有人具有日本血統  卻無法認同自我

有人具有阿美血統  卻打從骨子裡認同漢文化有深厚的黨國思想

有人不具阿美血統  卻開口閉口都說自己是阿美族....

也有人號稱具有純粹的原住民血統  強調自己來自"部落"  所以不具有這樣條件的人就不是真的原住民....

真摯與矯情之間   僅一線之隔

 

到底哪一種認同是錯亂的?哪一種認同是可接受的?

誰又有權判斷對方該擁有哪一種認同? 

 

政治的手段  就留給政治吧

回到Yamanashi老家  親友相聚  沒有熱情擁抱  沒有熱淚盈眶

只見外祖父有不易顯露的輕鬆愉快神情

他為他日本的堂弟介紹 "這是我的長男,這是我的大女兒,這是我的二女兒...."

歷史跨越時空   

就在戰後一百年   母親跟著外祖父的腳步返回日本

這是她的另一半

也是我的另一半

延伸閱讀:寶家的故事

今年的端午節連假這個尋根的旅行團終於成行

出發前H1N1正發燒著...原勸著媽媽們延期出發

但因人數眾多及假期等等問題...他們一行人還是去了

所幸大家都平安的歸來

上頭是從事新聞工作的表姐跟著旅行團回來後的紀錄

看完~心情是感動的...滿滿的感動

跟著表姊的紀錄~彷彿也來到那老家的大門前...

我想,外公的心情一定很滿足

畢竟這是他最大的心願ㄚ

希望未來,我也能有機會走一趟...

這個故事~也是我的另一半

創作者介紹

親親。我的家

joyce0615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